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:

一声咳嗽的温暖

又是水稻插秧的季节了。各家各户都忙着整地、拔秧苗、插秧,每个人都处于紧张有序的忙碌中。

小编碎碎念的图片
我家自然也不例外,家人用拖拉机和好水田,就放在地头路边,赶紧忙着接下来的活。我家那口子人实在,好说话,机器放在地头总有人借着用,发声招呼就可以开走。
下午,我家的活还没结束,父亲打电话催说,他那里上好水了,着急耙地。我们赶紧着急忙慌处理好自家地,从邻居手里接回拖拉机准备去父亲田里。又一位邻居突然跑过来商量要借用一下,家人当时犹豫了一下,那人又说就三四分地,很快的。我当时想都是乡里乡亲的,谁还没有用着谁的时候?赶紧接过话茬说:“那好吧,你快一点吧!”

我们俩虽然也心急火燎,但是还是耐心等他结束,谁知他还回拖拉机时有些不高兴,问:“刚才我要是不说给我大爷耙田,你就不给我用了是吗?”
听了这话心里真的有些愕然,我说:“你错了,当时你也没说给你大爷耙田,我们也不知道是给你大爷耙田,同样也给你用了,乡里乡亲的,谁还没有个用处?”他不再做声。
其实我咽下了后半句话,我当时想说,如果当时他要是早说给他大爷耙田,都不用他动手,我们也会亲自给把水田给耙了。不为他大爷是退下来的老队长,只是因为他在我俩心中有一份尊重、一份感激。
早在我们刚成家的时候,好多农活都还不太会做。老队长那时刚退下来,在园田边盖了两间房子看果树。刚好跟我家园田挨着,我俩笨拙的整畦种菜,他经常在旁边不失时机的指点示范,因农村家族辈份原因,老队长虽然是父辈的年龄,可我们按辈份得叫他大哥。他家老嫂子更是心直口快,为人热情,有时忘了带农具,他们屋里应有尽有,拿来便用,他们也从不吝啬。
后来,我们在那里盖了个塑料大棚种反季节蔬菜。爱人开小车跑运输,我一个人管理大棚,到了摘菜季节经常自己弄到黑天。有时天很晚了,老哥吃过饭围菜地转一圈,听到我们棚里有动静,怕是偷菜的,就在旁边咳嗽两声,我明白他的意思,赶紧大声说:“大哥,是我!”他听到后就应了声,回屋去了。也有时候他担心我一个人天黑害怕,就一言不发在周围转悠着,给我壮胆,直到我摘完菜回家。当时心里的那份温暖真的无法言表的。
转眼那么多年了,我和爱人也都人过中年,老哥也成了近八十岁的真正老人,这中间我们有十几年出外打工,没有种地,很少去那块园田,但是每当想起那个地方,总能想起那些让人温暖的点滴,想起那位老哥老嫂子。
现在偶尔去那块园田里,常会看到老哥,心里还是会泛起当年他指点我们种菜时的感激,和他一声咳嗽、一个不远不近的陪伴壮胆的暖意。
到他面前,总会有一种在父辈面前的亲切感觉,可惜老嫂子已经不在了,唯愿心地善良且不苟言笑的老哥健康长寿吧!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男人家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nanlive.com/1042.html

作者: 表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