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:

不一般的童年,回不去的曾经

眼前的孩子,已然长大,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童年。

小编碎碎念的图片
楼下的孩子喊小宇一起下楼玩,小特也想跟着一起去,虽然年龄差了一大截,小小的他却总喜欢跟在他们后面。不想动弹的我,无奈之余,也只好跟着一起去了。
四个孩子,三个大的,一个小的;两个球,一个篮球,一个足球。三个大的,拿着篮球,练习投篮,投进去一个便欢呼雀跃,开心得不得了。小的抱着一个足球,也学着他们,往空中抛,力气小,抛得低,便扔到花坛里去了。一个劲地跟着追过去,抱着球,折回来,继续,乐此不疲。
看着他们玩得不亦乐乎,旁边的我,盯着小的,怕碰着,磕着,时不时地提醒大的们要注意别碰着小的了。身体虽一动未动,心却犹如坐上了过山车一样,跌宕起伏,一刻未停。
不一会儿,一个个的,便满头大汗了。就这么一片水泥地,一个篮球架,可以玩耍的地方就这么大,忽的,同情起现在在水泥高楼间长大的孩子们了。
想起我们在泥土里,乡野间的童年,虽然简单,却其乐无穷,那么不一般。虽然身为女孩子,但小时候经常和邻家的男孩子一起玩,假小子一般。那会流行“摔纸宝”,用香烟纸叠成三角形,一人出一张或几张,用手指把大角的一边稍微折弯,放到地上,然后五指并拢,弯曲呈勺子状,对着“纸宝”的大角,往地上拍,或者用手掌对着“纸宝”扇风都可以,自由选择,如果“纸宝”被掀了过去,那么就属于赢家了。为了叠“纸宝”,在家里或者路上,看到烟纸,仿佛发现了宝贝一般。貌似那时候,“纸宝”是男孩子实力的象征,谁拥有的多,似乎证明谁的能力强,谁的财富多。
除了叠“纸宝”,还有一项摔泥碗。取来一块泥巴,先揉成稍扁的圆柱状,然后从边缘处的泥巴,开始往下捏,一圈捏下来,泥碗初步成型,要小心地把中间多余的泥巴抠掉,这可是个技术活,如果一不小心,抠个洞出来,便会前功尽弃了。接下来要把碗底的泥巴往四周小心地赶匀,碗底越薄,摔下来之后,破的洞越大,需要对方用大块的泥巴,才能补得上。玩到最后,谁手里的泥巴多,谁就是真正的大赢家了。
去小河里逮小鱼,也是我小时候喜欢的活动。在河边浅水处,用泥巴筑一个小型的池塘,然后两只手并起来合成一个大勺状,去逮水中的小鱼,多是趴在地上的那种。想想,那会的河水真清啊!水中的鱼儿,或游来游去,或静静趴在地上,一览无余,看得一清二楚。也许捧个十下,八下,也逮不到一条,但仍旧乐此不疲。
再大一点,便不再那么贪玩了。多和邻家的几个姐姐一起去地里割草,手指头被镰刀割伤,是常有的事,现在疤痕还在呢。肩膀上挎着盛草的东西,我们称为“粪箕子”。想来应该是人们拾粪时候背着它,得来的名字吧!大姐姐会负责划分好区域,一人几垄,大家一般会自觉遵守。一头钻到玉米地里,开始还可以在一起,后来为了找草,便会分开,根本看不见你我,倒不害怕,散的远了,便叫唤几声。
有姐姐装筐的技术好,我们便把草堆在路边,她便会帮我们一把一把放到“粪箕子”里,重新整理好。我现在依然能记得,先从底部开始,把草一层层铺好,压实了,到了弯梁的部分,再一把一把地把草摆好,这样可以装得很多,里边压的实,露在外边的草垂下来,略显蓬松,看上去就是满满一“粪箕子”草。谁的草多,谁是真正的实力派。毕竟姐姐们,年龄大、力气大,和她们一起,即使再羡慕,真正的心有余力不足。我们三五成群,一路上说说笑笑,每次回来,路上总要歇上几次,才能顺利到家。虽然肩膀被压得又红又痛,却从来没有想过退缩,只要有姐姐相邀,依然会选择一起前行。
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大姐姐,小伙伴,现在都离开了家乡,落户外地了。逢年过节会回来,却也难得相见。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想起儿时那些美好的时光。于我,从来不曾遗忘,任它们静静地躺在心底,随意流淌……
不一般的童年,回不去的曾经,说与自己听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男人家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nanlive.com/1028.html

作者: 表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