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:

往事如烟,珍存美好,我心里释然,也由衷祝福她幸福永远。

“张五可”本是评剧《花为媒》里的主要女演员,而在此要说的却是我们班的“张五可”,她是下乡老干部的小女儿。在我读书社办高中的那一年春天,公社派驻他的父亲到我们小村工作,他在公社分管林果业,姓张,名字好记又好听,是唐朝知名诗人的,叫张九龄。那时下乡干部都是到社员家里吃“派饭”,一天晚上轮到我家吃派饭,我去大队部把他领进家。如果不是派饭,每天晚餐我家就是喝粥就咸菜条儿了。为了接待他,表示热情,喝粥改为小米干饭,咸菜条儿改为炖豆腐。下乡干部老张一进院,闻到喷香的炖豆腐味儿,脸上笑得格外亲切。洗洗手,上了炕,端坐桌前,边吃边满脸笑容地说:“啊呀,干嘛这客气呀?赶啥吃啥就得啦。”接着又夸豆腐:“你们这儿的豆腐做得还真是好,我也吃过好几家了,无论是凉拌豆腐还是炖豆腐,味儿道清香可口。”那时开春没有如今的反季蔬菜可吃,除了拱出地面的羊角葱,豆腐是唯一的菜。

小编碎碎念的图片

饭后他和我父母闲谈,我从中得知他家是本乡疙瘩窝铺村的,走出山沟得五六里弯弯山道,是典型的山沟沟。再通向公社驻地,还有七八里,他每天骑着旧自行车上梁下梁。他被分配在我村包队驻村,往返不易,就住在了大队部。他说他有四个女儿,其中三个已经结婚出嫁了,儿子高中毕业后也参加了工作,在信用社上班,家里只有一个还在社办高中念书的小女儿和他的农业户口老伴儿。我问他的小女儿在哪班读书,他说在八年二班。听后,我忽然暗喜,那肯定就是我们一个班的并且是担当文艺委员的那个“张五可”啦!因为八年二班只有一个女生是疙瘩窝铺村的,非她莫属。“张五可”这名是男生们给她的美誉,因为她姐妹兄弟五个,她又最小,长得又美,从喜剧《花为媒》画本中得来,大家就称呼她“张五可”。她团圆脸,苗条身,面孔白皙透红,长睫毛,柳叶眉,尤其是她那一对大眼睛,清澈明亮,宛若山泉。她的歌唱得甜润嘹亮,被选作文艺委员。她是干部子女,职工孩子,穿着打扮,自然比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家的要好得多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她从不嗖气,班上谁都能和她说上话,因此在我班堪称班花。她乐观开朗,下课时间,总是经常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。每天上下学,她要靠两条腿步行十几里山路,倘若下了雨或下了雪,可以想象那山路的泥泞难行。然而每天见到她上学来时,总是乐呵呵地进了教室,头发上、脸颊上流着汗珠,给人纯真、质朴、可爱、善良的印象。想不到她,就是坐在我家炕上吃派饭的老张的女儿呀!顿时,一股青春萌动的暖流涌彻我的全身。心中不免暗自思想:如果某一天,这个老张成了我的老丈人,那该有多么惬意多么浪漫呀。嘿!青春年代,谁能没有点儿私心杂念呢?当然有这种意念的肯定绝非我一个人,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!

但是,那个单相思的念头,我只是深深埋藏在我的心底,从未敢向“张五可”表露过,爱在心中口难开,一如既往地在社办高中一同度过了三年同窗,因为我自叹弗如,家里经济条件不如她,虽然我也是个副班长的官,然而这个单思念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底。后来她接父亲班进了县糖果公司当营业员,对象是她的同行。我出远门去青海时候,曾求助她给换过全国通用粮票。后来企业改制,“张五可”下岗后独立开办一家烟酒糖茶小门市,夫妻经营。时光如流水,几十年过去。今年五一节,在参加县城一个同学为儿子举办的婚礼宴会上,看到她还是那样乐观开朗,风采依旧,谈笑风生。宴会后应邀到她的小店喝茶水,她跟前站着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小女孩儿,她介绍说是她的外孙女。我借着酒劲儿,红着脸儿,提起她父亲曾在我家吃过派饭以及我的那个念头儿,我以为她会鄙夷我,或者耻笑我呢,怎知她听后却又银铃般地笑起来说:“谁让你当时那么胆儿小啊?”顿时,我心里一颤,不禁暗暗扼腕。

往事如烟,珍存美好,我心里释然,也由衷祝福她幸福永远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男人家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nanlive.com/10013.html

作者: 表弟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