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
一个在虚实两极之间荡秋千的人

一个在虚实两极之间荡秋千的人

这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在关注着我的诗作的被关注度。 有点滑稽。没人知道我能写诗,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写出诗来。但…

狠心母亲与成功的儿女

狠心母亲与成功的儿女

我不大看微信上转发的各类东西。不是没兴趣看,而是没时间看。 但,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不约而同想了个办法,专治我的…

学书不可乱来,上苍自由安排

学书不可乱来,上苍自由安排

我学写毛笔字始于3年前的搬家。处理废品,老婆要卖掉积攒的旧报纸。我不干,我说我要练写毛笔字。她说你真练啊?我说…

写作背后的”猫腻”

写作背后的”猫腻”

总有朋友再三要求我为他们修改作品。说实话,拜读后,感到有的很不错,自愧佛如,我不一定能写那么好,只有虚心学习的…

平凡人教会我们的

平凡人教会我们的

昨晚肩颈疼痛,还是去的距家最近的盲人按摩店。 师傅们都有自己的代号。客人来了,前台招呼:“几号有客人!” 为我…

夏 天

夏 天

夏天跟春天的确不同。 春天大地复苏,万物像刚睡醒的样子。从难熬的冬天走来,仿佛还没有活动开筋骨。天气暖了,发个…

有种咸菜叫:辣菜疙瘩

有种咸菜叫:辣菜疙瘩

突然想吃老家那种辣菜疙瘩了。 辣菜疙瘩是一种根用芥菜,又称大头菜,俗称很多,有芥辣、辣菜、芥菜头、疙瘩菜、疙瘩…

这一天

这一天

终于,北京今天清零了。 这些天基本居家。家用基本网购或小区团购。有了春天的居家经历,这次心里一点没慌。开始还每…

写给高考后的高三学生

写给高考后的高三学生

1.善意提醒一下。高考是一场搏斗,要大大方方承认输赢,输的只是一场考试,赢的也未必就是整个人生,这是一条宝贵的…

木垒土葬

木垒土葬

通往木垒的道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麦田。麦田里有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坟墓。司机跟我说,当地还是土葬。家里人亡故后,都会…

返回顶部